写在2011年末与2012年初的一些话

2011,这一年,我21岁。这是我21年来最跌宕起伏的一年。

年初二奶奶脑血栓,于是这个春节没了。年初六从家里赶到天天材给小孩上课,悲剧地被告知课调至初八了。到九亭租的房子门口时,发觉没带钥匙,于是更悲剧地等了房东一下午。

情人节,涛涛又给了个惊喜,把自己作为礼物寄到了九亭。后来,涛涛在上海工作了,我也是,我们过上了居家的日子。最开心的是,每个涛涛签单的日子里,都会给我带宜芝多的羊角面包。他的老板住我们对面小区,于是经常请我们吃鸡公煲,似乎,还欠着一顿韩国料理。

4月底,一切好日子似乎都快结束了,我不得不接受涛涛即将离开上海回兰州的事实。5月6日晚,涛涛终究上了火车。我问,你还会来上海吗?他说不会。我觉得,我们缘分已尽。

于是我们约好,以后即使还联系,谁都不要问谁还会不会见面的问题。两年的感情不是一次离开就能被否定的,尽管已经决定分手,但,最终,还是没能狠下心。

5月8号,我参加了学校专升本考试。很幸运,比分数线高了三分,于是7月辞去了工作,开始了毕业旅行。

上海→西安→兰州→青岛→上海→靖江。涛涛从西安陪我到了青岛。这是我们认识以来在一起最长的一次。

9月,又是一个迎新的季节,我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学校。涛涛开始了岗前培训。在兰州农大。全天的课。联系慢慢少了,毕竟,俩个人都有各自的相对独立空间。

11月,似乎是多事之秋。教师资格证培训、备考,家教,专业课,忽然我有些乱。

和涛涛也有了隔阂,总是会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。我说他不理解我,他说我不理解他。

后来,不知什么时候起,地铁上我可以自己听着歌过去,不需要电话或是短信。难过了或是不舒服,尽量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12月,生活变得有期待起来,只因为16号生日那天涛涛的到来。似乎,一切不愉快都过去了。

教师资格证笔试考完了,通过了;家教的那个孩子成绩稳定在了90分以上;期末考试一门一门过去,寒假就在不远的将来。

 

2012,多说无益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主要是四件大事:

1.申请到教师资格。

2.每日1小时英语口语学习。

3.每日1.5小时的公务员复习。

4.至少存5000块钱。

有一种幸福叫好久不见

好久没写博客了,今天忽然就想动动笔,虽然天气是挺冷的,不过这个时候貌似也睡不着觉。

想起了去年的今天,也是一个周末吧,圣诞节,涛涛说要给我一个礼物,因为我下午要去浦东教书,所以他就问我具体的地址,说是把快递寄到那里。我信了,然后我一下午在天材教育一直等,等快递人员的电话,可是,到六点了,我该走的时候还是没有来,我有些生气。于是和俩同事准备去地铁站,这时候涛涛给我打电话,让我在地铁口等,大概过了一两分钟,涛涛出现在了我面前,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激动…后来我才知道,他一个人在冬日的寒风中等我等了一下午,就是不想影响我上课,就是想给我一个惊喜,把自己给快递过来了。那天,真的很冷。

上周五,16号,我生日。涛涛穿越1700公里,来了上海。从8月底青岛分开后一直就没有见面,好几个月了。那天,我说我要去打浦桥给小孩上课,他下午三点多到浦东机场,我让他自己坐地铁到九号线打浦桥等我,后来,我想了想,还是把上课时间调了,改成周日上,然后出发去浦东机场,我也想给涛涛一个惊喜。二号线,我进门,看着座位上的涛涛,似乎白了,似乎…帅了。。其实,一开始,真的有些许陌生,毕竟好久不见。自从知道涛涛要来,在接下来的两周内,我设想了无数次我们再见面时的场景,会激动地抱在一起么?会感动得哭出来么?事实上,什么都没有….我甚至,过了一分钟后,没有勇气看着涛涛了,不知道内心哪来的忐忑,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…开心、激动、幸福。。。短短的四个晚上,其实,相当于只有一个周六周日两天,我们每时每刻粘在一起,一起和同学庆祝生日,一起吃巴贝拉,一起去南京路,一起去酷伴,一起买甜甜圈,一起回学校上课,这几个月所有的烦恼,所有的不快乐,那四天烟消云散。周二早上离开的时候,我真的很勇敢,一直等涛涛上了的士才落下泪来…仿佛如同一场梦,梦醒,涛涛又离开了,又是一个人,偌大的上海,偌大的校园。我们,又开始了双城生活,开始期待下一次惊喜,下一次幸福。

最近爱上了迪克牛仔的《三万英尺》,MP5一直单曲重复,QQ音乐也是单曲重复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生活的重心变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对爸妈疏远了,报喜不报忧,对涛涛亲近了,大事小事都咨询他的意见。快1000天了,两年多来,忘了有多少个夜晚,最后一个陪我聊天的涛涛,无数个晚安,好梦,三千七百多页的聊天记录,证明了我们的点点滴滴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难过的时候,失落的时候,我会告诉自己想想未来,想想和涛涛长相厮守的日子,似乎,把所有的期待放在了我们的以后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抵触爸妈,不喜欢他们伤人的话语,不喜欢他们的攀比心理,虽然很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,但是有时候有些无理取闹的做法着实让人生气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即使有空,也不想回家了,宁愿做一做兼职,至少还能改善些自己的生活,至少不用和爸妈要钱花,至少,这样,我还留有自己的一丝骄傲。

上周,生日之前的某一天,我拉着汪汪喝酒了。那天是真的难过了。真的和汪汪说了心里话。忽然发现,其实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,其实一直就很自卑,何必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从小就不是个好学生,一直一来没什么朋友,除了语文老师,似乎没人喜欢我了,包括爸妈。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回忆起那些身体不舒服的日子,也总是回忆起爸爸那不耐烦的眼神和语气,还有那句伤害我侮辱我的话。好不容易考上大学,虽然只是专科,但其实,已经很不错了。我努力拿奖学金,努力做兼职,来告诉自己,我可以,我可以做好,我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。一直在和内心的虚荣心作战。涛涛说得对,我要面子,这点,和我爸妈一样,从小熏陶的,耳濡目染。。但涛涛永远是把我的身体放在第一位的,这个我感受很深,虽然经常为此闹不愉快,但是他的好我永远记住。。即使偶尔来上海,惦记的也是我的身体。

貌似该睡觉了。。说好了吃完饭打电话的,没声音了。。关电脑睡了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