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2011年末与2012年初的一些话

2011,这一年,我21岁。这是我21年来最跌宕起伏的一年。

年初二奶奶脑血栓,于是这个春节没了。年初六从家里赶到天天材给小孩上课,悲剧地被告知课调至初八了。到九亭租的房子门口时,发觉没带钥匙,于是更悲剧地等了房东一下午。

情人节,涛涛又给了个惊喜,把自己作为礼物寄到了九亭。后来,涛涛在上海工作了,我也是,我们过上了居家的日子。最开心的是,每个涛涛签单的日子里,都会给我带宜芝多的羊角面包。他的老板住我们对面小区,于是经常请我们吃鸡公煲,似乎,还欠着一顿韩国料理。

4月底,一切好日子似乎都快结束了,我不得不接受涛涛即将离开上海回兰州的事实。5月6日晚,涛涛终究上了火车。我问,你还会来上海吗?他说不会。我觉得,我们缘分已尽。

于是我们约好,以后即使还联系,谁都不要问谁还会不会见面的问题。两年的感情不是一次离开就能被否定的,尽管已经决定分手,但,最终,还是没能狠下心。

5月8号,我参加了学校专升本考试。很幸运,比分数线高了三分,于是7月辞去了工作,开始了毕业旅行。

上海→西安→兰州→青岛→上海→靖江。涛涛从西安陪我到了青岛。这是我们认识以来在一起最长的一次。

9月,又是一个迎新的季节,我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学校。涛涛开始了岗前培训。在兰州农大。全天的课。联系慢慢少了,毕竟,俩个人都有各自的相对独立空间。

11月,似乎是多事之秋。教师资格证培训、备考,家教,专业课,忽然我有些乱。

和涛涛也有了隔阂,总是会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。我说他不理解我,他说我不理解他。

后来,不知什么时候起,地铁上我可以自己听着歌过去,不需要电话或是短信。难过了或是不舒服,尽量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12月,生活变得有期待起来,只因为16号生日那天涛涛的到来。似乎,一切不愉快都过去了。

教师资格证笔试考完了,通过了;家教的那个孩子成绩稳定在了90分以上;期末考试一门一门过去,寒假就在不远的将来。

 

2012,多说无益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主要是四件大事:

1.申请到教师资格。

2.每日1小时英语口语学习。

3.每日1.5小时的公务员复习。

4.至少存5000块钱。

“写在2011年末与2012年初的一些话”的2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