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被成长的日子叫青春【校园篇】

2008年,我来到了上海读书。

我来自江苏,一个很大的省,不管是人口、地域或是经济。

我来自江苏省泰州市,地处江苏的中部,不贫不富的一个地方。

我来自江苏省泰州市靖江市,泰州的一个小城,这里有着繁华和喧嚣,也有着静谧与安宁。

我来自江苏泰州靖江的一个小镇,西来镇,靖江最北面的一个镇子,过一张桥就可以到达南通如皋。

我来自江苏泰州靖江西来的龙华村,一个还没有公交车的地方,每家每户基本都会有代步的工具,或是小汽车,或是摩托车、电动车。

刚刚上大学那年,中秋茶话会上自我介绍,几个男老师笑了,后来我才知道,靖江,我可爱的家乡,还有着我所不知道的一面,也是后来,我理解了什么叫红灯区。

 

那时候,我没有去过网吧,也没有接触过电脑,除了高考填志愿那一次由爸爸陪着去了。

那时候,我没有翘过课,在我的概念里,根本不会存在因为贪玩而不去上课的想法。

那时候,我没有出过远门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南京,而且只住了一晚就回了家。

那时候,我没有朋友,我们班没有一个同学来了上海,除了我自己。

那时候,我没有自信,高考历史的失误,我不得不选择这里。

那时候,我没有钱,每一次让爸妈转账都很罪恶。

 

当勤工俭学成为系主任助理却不会使用QQ,辅导员尴尬的眼神我铭记于心,主任给了我一周时间和辅导员学会基本的办公软件。

当外出找学生兼职时被骗了200元押金,我一次又一次跑往市区,一直等到了没有地铁,只是奢望可以把钱要回来。

当计算机课老师讲的东西我一窍不通,向同学请教时人家不屑一顾,我暗暗下决心要加倍努力。

当英文课看着室友和老师自由用英语对话,我羞愧难当,却又无可奈何。

当第一学期我考了班级第三,我开始重拾信心,发现自己不笨。

当成为班级第一批党员,我再接再厉,生怕落后。

当得到大学里第一份对我来说算是巨额的奖学金,我欣喜若狂。

当因为0.1的基点而和5000元失之交臂,我懊恼不已,恨自己不多下苦工。

当只因些鸡毛蒜皮和室友闹矛盾,哭过之后,我开始学会人际,学会容忍,学会谦让,学会宽恕。

当结实了可以哭诉可以大晚上陪我喝酒可以逗我笑的好姐们,我心存感激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处处为她着想。

当实习试用之后再次回到校园,我更加懂得了珍惜,珍惜每一节课,珍惜每一个同学,珍惜每一份友情,珍惜每一份酸甜苦辣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