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谢,从我生命中路过。

 

人的一辈子很短暂,相对于长存的宇宙;人的一辈子很长,相对于那些路过的风景,相对于那些走过的过客。

直到现在,还是很单纯地相信着每一个看起来很面善的人,卖票的阿姨,旁边的乘客,补课的家长,路边的小贩,群里的网友,合租的大哥……

幸运的是自己从来没有吃过什么亏,我一直相信,以诚相待,必定不会有恶果。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搭上了某一辆沪陈线的售票员阿姨,她的声音有些沙哑,让人一下子就能辨识出来。她很爱笑,很健谈,我总感觉,她的身上,有种力量吸引着我,可能是以亲和力吧!每次坐到她的那班车,她总是热心喊我,小姑娘,又出去啊!我也暖暖回一句,阿姨,怎么那么巧?!总是这样的开篇,然后话匣子就打开了,从学校生活,到课后娱乐,从车上趣闻,到工作琐事,一转眼就能到地铁站了。

去年11月左右吧,经朋友搭线找了份家教的兼职工作,很多朋友和我说,一个女孩子,去人家家里上课很不安全,万一人家有什么不轨,你无路可逃。第一次去的时候是晚上7点,那天下着蒙蒙细雨,授课的对象是一个9月的小男孩,他妈妈很热情迎接了我。我选择了相信,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,相信这家人的和善。事实证明我没有错,上课半年多了,大家相处一直很愉快。而且,孩子的妈妈总是提前支付我接下来的工资,她对我的信任在我的意料之外,细想起来,却又在情理之中,信任,是彼此的。

也是一个夜晚,带上了零钱,推着自行车出去找充气的地方,半年多没有用它,车胎瘪瘪的,一如我咕咕叫的肚子。那时候刚刚到一个新的小区,对周围的环境都不熟悉,这是一个新的楼盘,周边配套很不完善,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,走了半天,终于有了个便利店,车胎没有气,我也没有心情去买吃的。继续走着想碰碰运气,看看有没有修车行,上海的雨总是来得很突然,正当我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,我注意到了路边一个收废纸的三轮车,小小的车上,满满推着整整齐齐的硬纸板,大叔正在很费力地给车胎打气,看起来这个车骑着有些吃力。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我喊他,大叔,能不能借下你的打气筒?他抬起头,擦了一把汗,憨憨地笑了,姑娘,你等会。大约半分钟吧,他拿着气筒转过来,小心把气嘴夹到我的小人车上,说,我帮你,你们女孩子力气小,怕充不满。我一下子被感动了,眼睛有点潮湿,可能是雨越来越大了,糊了眼。

暑假,为了交通方便和教书方便,一个人租了房子。告别了心爱的人,只身回到上海,收拾东西搬家,来的第一天,隔壁房间的大哥就很热心帮我搬东西,帮我打扫房间,瞬间让我心里的落寞和不安少了些许。随后的几天,他会在吃饭的时候问我吃了没,会给我煮好的玉米;会告诉我哪里取钱方便些;会和我一起讨论黑心的房东……厕所的卫生,我从来没动手过;客厅的地板,他也总是顺手就拖干净了。昨天骑车摔了,今天骑出去的时候老是响,下午问他能不能帮我看看哪里出问题了,他很热心捣鼓起来。傍晚,他说,明天我骑他的车,帮我把我的小人车拿到厂里去上点油,然后把坐凳缠上胶带,不然下雨天淋了雨露出的海绵那块吸水了就没办法骑了。他只是小区旁边工厂一个普通的工人,没有太多的文化,没有太多的坏心眼,却,有着一颗乐于助人的心。

……

生命中,各个地方,各个阶段,总是有着很多的过客,留下足迹的,被铭记的,被遗忘的,太多太多。但不管怎样,还是要说声谢谢,谢谢你们,从我生命中走过。

累了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不喜欢写东西了,贴吧不去了,博客不来了,渐渐的,就习惯了掩饰自己的心事。还是喜欢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,就像同学说的那样,感觉很真实,所以空间里面的那些日志一直没有舍得删,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,虽然那时候的想法有点幼稚,但是,终究是一种回忆。

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很不知足,除了学校的课还要出去带家教,总是一遍又一遍算着一周可以赚多少,一个月可以赚多少,总是有意无意去看手机里关于银行卡余额的短信。没钱的时候,想努力赚钱,不愁钱了,却总还想着赚更多的,我甚至不知道,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理。是虚荣?是好胜?是不服输?

犹记得刚刚步入社会的那一阵子,喜欢讲台,喜欢教书,喜欢孩子,没有什么理由,单纯喜欢而已。不会去计算太多,不会去想太多,开开心心最好,心心念念发了工资就可以出去玩,可以去兰州,可以陪涛涛过生日。后来呢,明明可以多呆在一起几天,却因为一份自己并不喜欢但能赚钱的工作尽快赶了回来;有时候,明明有个周末可以回家去看看,却因为来回一百来块钱的车路费纠结半天。后来,连自己都开始不理解自己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回来工作了两天,却因为工作时间太长,工作压力太大,工作本身没有意义而辞职了,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无聊,然后又开始懊恼,开始怨恨自己,为什么当初不懂得拒绝,早就知道自己不合适这份工作,当时为什么还要答应下来,既然答应下来了,又为什么,不坚持下去。

心情莫名其妙的就烦躁起来,忽然间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,冷静下来想想,自己有时候就在自寻烦恼。可以有一个近三个月的暑假,不懂得享受,偏偏要去带家教,束缚了自由,自己的选择,又能埋怨谁呢。今天去面试了一家教育机构,近38℃的天,骑着自行车就出去了,幸运的是通过了,但是目前也只有一个初中的孩子可以安排给我,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。笔试的时候做了一份初中语文卷子,四五年前,那是我最拿手不过的了,什么文言文翻译,什么古诗默写,什么现代文阅读,似乎从来没有让我烦恼过,今天做的时候有些吃力,可能是很久没有接触到了,古诗竟有好几句回忆不起来,前一段时间校内流传着一句话,我知识最丰富的那一年也就是高三了,想想这句话不无道理,那时候虽然辛苦,但是很充实,可以把政治的五本书全部背下来,可以把历史事件细细道来,可以把出师表、捕蛇者说、陋室铭什么的完完整整解释一遍,物理再怎么不好,但至少会做定滑轮动滑轮摩擦力的题,化学再怎么垃圾,至少知道两样东西在一起会转化为什么……高中毕业了,以为自己到了幸福的天堂,于是,整日沉浸在自己固有的知识中,自娱自乐,学着一些形而上学的东西,享受着随便背一周就能拿到的奖学金,自鸣得意。如今,被大学上了,才发现,这些年,其实失去了很多。

随手拿起了桌上的巧克力,才发现里面已经化开了,看了这个高温真的是名不虚传了。这两天,爸妈的电话和视频多了起来,妈妈知道我辞了工作,怕我有压力,怕我失落,一个劲地安慰我,说我已经让她很骄傲了,爸爸还是那样,不苟言笑,一言不发,让人觉得难以亲近。其实倒没有失落,也没有很难过,毕竟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,早晚会离开的,没必要为此不开心。但,不得不说,确实是累了,不是身体,是心。

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陌生的小区,陌生的屋子,陌生的邻居。到这里四天了,房间里似乎总有着催泪弹一样,尤其是夜晚,让人有些无奈。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脆弱,有时候明明不想哭,但是眼泪自己就掉下来了。看到涛涛改了签名,累了。我知道,是我让他累了。一直改不了自己黏人的性子,虽然知道是因为在乎,但是当女朋友和哥们都摆在眼前,我还不依不饶的时候,他累了。总是后知后觉,事后才能意识到自己任性了,不给彼此自由空间了,歉意,是不是有些太迟。